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在別處(1-7)
一邊想一邊寫,后麵覺得越來越難
因為過渡,狀況好的時候真的比較舒服,到暸轉折,我還真覺得自己的功力太madamda,而且語言的感染力實在讓自己不能覺得滿意。
歐想要的感覺,很難準確的描述齣來。
不能在原定的計劃時間裏全部寫齣來~~~還隻是初稿而已。
==
不過今天是329,註定我得拿點東西齣來
不管暸,先貼齣來前7章,怎么說也是冒個泡啊!!!!




(一)东一
东市第一高中坐落在解放大道中段,校门两边栽着几棵粗壮的法国梧桐,高大的铁门
,烫金的牌匾,“优秀先进单位”“十佳文明单位”诸如此类的嘉奖镜框挂满了校大门
侧面的墙壁上。凡是这东市的人都知道市一中在教育界响当当的名号,“东市明珠”,
“培养精英人才的摇篮”这些光鲜神圣的称谓用在东一身上不足为过。
这地方过去原本是一家学堂,后来改建成市第一高中,打从头算起足有九十来年的历
史。算命先生说这里的地盘是风水宝地,沾着龙脉,这里建学校教出的孩子准保出息。
倒也是事实,东一的教学质量和教学成绩的确叫全市家长父母伸大拇指,升学率第一,
过重点线第一,届届出状元,年年有杰出校友为母校添光溢彩。现如今,父母们盼星星
盼月亮的巴望自家儿女成龙成凤,将来的好前途全靠好学校的培养教育,于是孩子能进
东一简直就是等于他们的人生成功了一大半。中考每年的录取线卡的很高几乎把全市最
拔尖的孩子都招至囊下,还有些部分是靠着家庭强大的经济实力,权力背景和父母亲戚
与校领导千丝万缕的联系跨过这道高坎。这原本会读书的孩子聚在一起加上强大豪华的
师资力量,浑厚严谨的校风,无怪乎这里年年桃李满天下了。
又是一个九月的开始,秋老虎热的人煞气,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学正在进行。这会儿,
校园里的林荫道上人头窜动,布告栏前面倒挤满了家长,相互告知确认第一学期的
学费是800,住宿费是400。接着弄明白自家的心肝宝是分在那个班,随后得拿着录取通知单到校财务 室缴费注册。
一个穿着米色连衣裙的中年妇女,一手打着遮阳伞,一手拽着钱包和通知单的信封往
财务室这边张望,人多,从财务室里面排出队一直延伸到走廊,队伍里头都是和她差不
多的岁数的家长们,一样的拽着钱包和通知单。队伍最前面,财务室的工作人员坐在长
桌前面,
一个收钱点钞,一个开发票,还有一个负责登记核对确认。这三个人的动作语言像设定
好程式的机器一样不断重复。
“下一个!”点钞的低着头卷起一沓百元大钞,一边轻喊道。
“老师,给!”一只白净的手递过通知单和一叠钱,声音低低的。
点钞的听着,不觉着是大人的低沉,这声挺嫩。接过递来的东西,顺势抬眼一瞟,还真
就是个孩子,穿着件白色短袖T恤默不作声的夹在一大帮大人中间,愣愣的显得像个小大人。哟,这家家长就让孩子自 己个儿拿着这么多钱报名,还真放心。点钞的心想,顺手把通知单递给写发票的,自己 依旧点钞不语。
写发票的瞅了一眼通知单,一字一顿的念道:“泷 泽 秀 明,是吧?”
“嗯!”那男孩低眼看着他应了声,表情挺认真的。
“走读?”
“嗯!”
“这名儿挺好,”写发票的一边动手写发票一边随口说。
男孩腼腆的撇撇嘴角浅笑了下,没有回话。
旁边核对的问:“几班?”他面前十张登记表按班号从左到右顺次排开。
“三班”,男孩平静的口气。
核对的用手点住左边第三张
“好找,就这第一个泷泽秀明,来,这儿签个名”,他指指名字旁边空白的地方
泷拿起桌上的圆珠笔在他指的地方签了自己的名字,算是确认了
核对的随后在他名字上盖上“已缴费”的小红印章。
写发票的这时撕下两张收据复件,递给泷。
“凭红色的那张到图书馆领书,白色的那张自己留着啊”
听完话,泷收好发票,点点头。
“哎,谢谢老师!”说完,转身走出财务室。
这时候,队伍后面那位中年妇女,收好伞,正想把学费从钱包里抽出来,这队伍恰好往
前挪,后边不知是谁没顾着前面的,把她推了下,这手一松,伞和通知单就掉了,钱包
倒是拽住了不过一堆零钱也溜出来赖地上。
“哎呀”她心一紧,忙蹲下捡,泷刚好走到她身边,一见这情形,也立马蹲下去帮着
捡,边说着“阿姨,我帮你。” 东西不多,两人捡完站起身子。
“给您!”泷把通知单和十几块零钱递给那妇女。
她忙着整理包里的钱,抬头一看,眼前人是个长得眉清目秀的男孩,年纪大概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嘴上连忙说道:“谢谢,谢谢啊”
泷趁这当儿,无意间瞄见通知单录取人一栏写着“涉谷昴”这三个字。
“没事儿,您别急!”
昴妈装好自己的钱,接过通知单,再跟泷说声:“谢谢!”
“不用,”泷觉着有点不好意思了,笑笑,“阿姨,我先走了啊,您当心点”
(二)高一三班
报到,领书这两项基本事宜搞清楚了之后,泷手捧着数理化外语生劳地历政整整10门课课本,他寻思着这会儿去教室放书还得要一把锁锁书桌。于是,转向往校门口的小卖部去了。
过林荫道的时候,望见昴妈和一个瘦瘦的男生站一起。
昴不耐烦的嚷道:“妈,你真慢,都等个把小时了。”他脚边搁着一个大皮箱,自己一手拎着一个鱼网袋塞着脸盘,漱口碗和饭碗一些日用品。
昴妈一手用报名的发票给自己扇风,一手还是拽着钱包和伞,喘了口气说:
“人多,这不给你报了嘛!”
昴从他妈手里一把抽过发票,一边看一边砸嘴说:"啧啧,800+400=1200,都砸到这鬼地方了。"
昴妈用手抹去儿子额头上的细汗,看着儿子乱乱的长发,想起了刚才那男孩清清爽爽的模样:"把头发剪点去,留这么长热。这么多钱,你考上了爸妈就乐意出。走,咱们先到你寝室去把东西放着,回过头给你领书。”说完,接过儿子手里的鱼网袋。
“嗯,”昴弯腰拖起皮箱,母子两往宿舍走去。
泷正巧迎面走过来,过肩的时候,昴妈和他相互点点头以表示招呼。
昴问:“那是谁啊?”昴妈说:"不知道。"
昴不解道:“不知道那招呼啥啊?”
泷瞧见这对母子心想,那个应该就是渉谷昴吧。随后,到小卖部花两块钱买了把锁和一把螺钉,回头朝教室去了。
高一(三)班,崭新的班牌横悬在门上面,泷第一脚迈进教室的时候,还真禁不住从内心涌上一股兴奋和激动。努力了三年,好歹对自己也有个了交待。宽敞的教室,一排排崭新的桌子,心情一下子闪亮起来。他去的算早,尽可以挑张好桌子,东摸摸西瞧瞧,最后相中了一张,打开上面的板,把书放进去,借来起子和锤子,三五下很麻利的把锁款固定好。
这时候,讲台上出现一个人,拿根粉笔留下一行字:
请高一(3)班全体同学于今晚7:00在本教室集合!务必出席!
落款是,班主任:唐老师 即日
泷抬头瞅着讲台这位,心说:班主任啊?!挺年轻的。

晚上7点的时候,新一届的高一三班全体同学第一次坐在了一起。唐老师发表了首次讲话:“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东一!我姓唐,”他转身在板上写了个大大的“唐”,继续说:“今后三年将担任大家的班主任,我希望和大家一起进步,成长。学习上,生活上,三班这个集体将成为大家另一个家!进入东一就要为了日后理想的实现不懈的努力,我相信大家能够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小唐老师口气平稳之中带着很大的鼓励,大家听完很恰当的回应了表达自信的掌声。话说这小唐老师不简单,大学本科一毕业就被东一挖过来,教的是化学,他化学底子厚,事业上又肯用心,才来三年,只带了一届毕业班,高考时就拿下全市的化学单科第一。东一老校长觉着年轻有为的小唐老师做为教师队伍里的新生力军能给这近百年的老校补充新鲜血液,添新的活力,这样的人才将来必定是东一的骨干。为了让他积累经验,尽管年轻教龄浅,还是很信任的提拔为新届的班主任。
在点了名之后,小唐老师开始解决新集体的各项事宜,他顿了顿说:“首先,咱们把座位排好,大家先到外面走廊按高矮排两个队。”大家就行动起来,小唐老师按高矮给他们依次安排座位,又周全的调整了近视的同学,“同学们对位子还有问题吗?”他问道,“没有!”大家齐声答,“好,那就确认了啊,现在把个人自己的桌子换过来。”教室里又变成一片拖桌子的声音,很快就各就各位了。泷分了个好位子,第二组第三排,不偏不倚,面对老师正中央靠前;昴的也不赖,第一组第二排,和泷离条过道。
小唐老师双手拄在讲台上,接着说:“再来就是班委的任命,大家都是刚认识,互相不了解,班干部,我想采取毛遂自荐的方式。有胆量,想尝试的同学尽可以挑战一下,”他说的挺振奋,不过下面56个人倒鸦雀无声,半晌没有人举手回应。小唐老师有点尴尬,最后找了个台阶下:“大家,先考虑一下,有什么想法的,可以直接来找我聊聊”,他环视了全班,自己笑笑,“大家第一个晚自习,先翻翻新书,对了,课程表和时间表印好了,人手一份。”没有班委,他只好自己分发这些东西,开学第一天的基本任务算是完成。
下自习后,他来到教师办公室休息,正好向别的老师取经。别班有经验的老师告诉他,应试教育,孩子们在家长的教育下就知道读书考分,进东一的书呆子居多,都没有心思接这些吃力不讨好又影响学习的事。再说了,15,6的孩子,就是有心也没胆。这种情况很正常,班委啊一般都是班主任直接委任。小唐老师一听,有点心虚,这才觉得班主任的责任重大,对于个人来说,专制比共和其实更难!
“那怎么认定呢?”他确实这方面没啥经验,别班老师喝口水说,结合背景,找成绩优秀的学生干事比较放心,还要挑踏实点的孩子。小唐老师明白了。

(三)班长――泷泽秀明
第二天,正式上课了,还是没有人去主动找小唐老师聊聊。班上没有班委可不行,日常的一些事务需要学生自理。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小唐老师认真的研究着学生登记表,最后在几个人的名字上划了圈。
晚自习的时候,他把泷第一个叫到了办公室。
“我慎重的考虑了下,你当班长可以吗?”小唐老师眼神很认真,语气很和蔼。
泷一惊,瞳孔放大的看着老师,最直接的反应道:“班长?!我以前没干过!”
“我也是第一次当班主任,”小唐老师笑笑,“没干过不要紧,只要肯尝试,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在实践里面处理问题是很好的锻炼机会。”
泷不出声,心想怎么是我,他抬头眨巴眨巴眼睛,看到老师那张诚恳的脸,回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突然让他面临选择,一下子还真没有想法了。
“怎么样,”小唐老师等着他说话,“实话说,这班上这么多人里面,我对你是最有把握和信心的,只要你用心,我认为是一定能应付的了,学习上的顾虑嘛,你可能比别人多付出点,但是我相信是可以兼顾的。”老师的话说相当诚恳了,泷想着要是拒绝真对不起他这番诚意,要是因为顾虑什么的,感觉自己有点窝囊。
他咬了咬下唇,心一横,给老师回了句:“行,那我试试吧!”。
小唐老师听到泷肯定的答案,心里松了口气,这可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任命班干部,意义还有点非同一般。
“好,谢谢你的支持,”带着对泷的感激,“我相信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商量,协助我把三班的事务做好。”他拍拍泷,样子很高兴,语气也热血起来。
“行,我一定认真做”泷也跟着老师热血起来,自己给自己打包票。
泷走出办公室回到座位的时候,却还是不太敢相信,怎么一进高中班长这件事就轮到他头上,早知道中考少考几分,不让自己名字排第一个就好了。不过,在这件事上他虽非主动,但若面对挑战,回避向来不是他的风格!既是这样,认了,干就干呗!
接着陆续有人被叫出去,泷看见最后昴也被叫了出去。后来他才知道,昴中考时候,语文是全班第一。
最后,等小唐老师回到教室,他在板上发布了高一三班首届班委的名单。
他谨慎的说:“这是我认真考虑的决定,这些同学将很长一段时间内领导班级的各项工作,请大家给予支持和信任。下面请他们各自为大家讲几句话。”
第一个,当然是三班的新班长――泷泽秀明。
泷在下面看着自己的名字写在板上的时候,挺紧张,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不过,越慌他脸上倒越显得沉着,毕竟是自己认定的。他默默的站起来走到讲台,沿路也来不及思考说点什么好,上来之后马上镇定下来,“我是泷泽秀明。很高兴和大家相聚在三班,今后将担任班长这个职务,我们会在日常的生活学习中相互了解,希望大家支持和监督我的工作!”他说完这句,又紧接补上一句,“话我先说这些,我会用行动来证明我这个班长合不合格。谢谢!”话虽短,但口气像模像样的,下面的同学给了他一片掌声,那意思是光听这几句觉得这班长还成,小唐老师也投以赞许的目光。
昴看着这个新班长,心想这大概又是个装样子不干事的纸老虎。
泷回到座位上,心里开始平静下来。没吃猪肉也见过猪走路,他估计班长这个事儿不好当,有时候搞不好是一个人和全班人作对,能做成什么样子先不去想,迈出步子再说吧!
随后,数理化语外五门主课的课代表还有宣传委员,卫生委员,体育委员陆续发言。
高一三班,新学期,新同学,新老师,新班委,终于开始正常运行。
(四)语文课代表――渉谷昴
东一对新生的教学向来滴水不漏,周一到周六,早自习外语和语文轮流上;白天七节课,上四下三;晚自习是周一到周五,每门主课轮流。
按常规,每天上课有班委记录班务日志,五个课代表一人一天,周六是班长泷的。所谓班务日志,就是记录每堂课的纪律和出勤情况,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要是那位同学被班委在班务日志上记了一笔,晚自习之前一定会被“请”到小唐老师办公室,小唐老师新官上任,对三班的要求很严格。
几个星期下来,班里有句话:谁最该上班务日志?渉谷昴!昴上课喜欢和周围同学讲话,属于班级的“活跃分子”,他上课习惯于斜着身子坐,同时一手拄在自己桌上托着头,他这个角度也恰好正对着泷,一个一组二排,一个二组三排,很正的对角线。昴之所以不被记班务日志上,一方面他和同学的关系搞的不错,自己也是班委,平时班委记日志根本就睁只眼闭只眼;再加上三班的班风其实相当的好,班务日志也就变得比较形式化而已!
不过,总有例外的时候。
周五的晚自习是语文,所以身为语文课代表的昴是负责周五的日志。这天晚上,语文老师有事不能来,她事先吩咐大家好好自习。也许是因为周五的关系,周六白天一过,就可以休息一天了,大家的心都有些散。铃声响起了之后,教室依旧像炸开的锅,尤其昴那一片,以他为中心,前后左右,有说有笑,声音很大。整个教室吵的像菜市场一样,很难静下心搞学习。班长泷皱皱眉头,班里面得同学没有几个是在学习,整个象幼稚园小孩一样嬉闹,还有身为值日生的昴却像没事人一样聊的眉飞色舞,他心里安捺不住躁得腾起了一股无名火。那个时候,全三班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教室窗外一直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正准备走进来的时候,泷忍无可忍 ,他猛的站了起来,同时把手里的笔记本重重的摔在自己桌上,厉声说到:“大家别吵了,有什么话下课以后交流。现在是上课时间,老师不在,也必须保持安静!” 大家都被突如其来“拍” 的一声吓一大跳,接着班长的呵斥透着怒气,教室里有种被打扰的扫兴,意识到班长发火了,整体分贝瞬间下降!
昴是最被打扰的一个,他扭过身子,照旧斜着往泷这边看他,正好泷的眼睛也怒视他这个方向,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毫无情面的说:“值日生也不要光顾着说话,请维持一下班级的纪律!”他这么说,谁都知道是针对昴的。空气似乎由刚才过分的热烈变得僵硬起来,大家都伏下头,马上就是一片沙沙的写字声。
泷和昴平时没有什么交集,昴向来给大家的印象是邪邪的,不太正经;而泷往往是一本正经。泷对坐姿散漫的昴没好感也不讨厌,昴不喜欢这个成天发号命令的班长但也说不上憎恶。不过这次,泷着实没有给昴面子,泷一直站着直到他感觉教室里彻底静了下来才坐下来,昴知道自己是有不对,不过他好面子,泷刚才实在是让他不爽:就你懂纪律,拽个屁的拽。
看到恢复平静,窗外的那个人转身走向教务室。这人是纪老师,教三班的数学,同时也是全年级的教导主任。
晚自习结束以后,昴照旧得把班务日志交接给周六值日的泷,他没好气的把日志“拍”
给了泷,泷却不露声色,心里嘀咕了一句:无聊!
隔天,昴被请到小唐老师的办公室,被问询晚自习的纪律问题。
小唐老师很严肃的对他说:“班干部,监督同学的时候首先要监督自己,下不为例!”
昴敏感的感受到老师的意思, “我知道了”,他低着头回应了老师。
回座位上去的时候,昴特地斜过身子恨恨的白了泷一眼,泷看见了没理他,昴心想:背后摆人一道实在是够阴,泷泽秀明你做的出来,去死。

(五)元旦晚会
一周六天课,一天假,东一生的日子以星期为周期不断的重复;教室,食堂,睡觉的地方,三点一线,读书的时光机械又枯燥,不过即使这样,当站在某个点回头一看时,发现不知不觉中时光往前走了很远。
转眼,由入秋就快到元旦了,天气早就变的冷起来,校园里梧桐的叶子黄了落了满地打转。这个时候,学校给高一年级下了个通知,按照东一的规矩,新生每年的元旦一定有班级晚会,各班以班级为单位自行组织庆祝活动。这通知下来的时候,离元旦前夕只有一周的时间,这也是学校避免学生在这方面分散太多精力。
泷拿着通知单,中午饭前把班委叫到一起开会。
“一周的时间,很紧,大家就元旦活动说下自己的想法。”他看着大家说。
没人说话,大家似乎都没有具体的经验或者不想给自己找多余的事做。
宣传委说:“泷,你是班长,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于是,所有人把目光投向班长。
泷倒是很冷静,想了想说:“元旦晚会,首先我们得凑齐节目内容,宣委这件事情你负责向全班宣传,争取所有同学都有节目,大家平时也多多帮忙。场地嘛,周六晚上之前我们有半个下午布置,事先得做好策划。还有费用,必须控制在班费以内。这些事情,现在就开始准备,尤其是节目,务必在三天左右得到确认。这是基本得事务,细节上大家再一起想办法。有补充吗?”
大家点点头,好像只能这样开始了。
昴看着一直发号施令得泷,想说什么不过又默不作声得收回去。
接下来得几天,宣传委和泷忙得不可开交,到处拉同学出节目。开始回应得少,可是慢慢大家都被感染了一样,变得都想跃跃欲试。
三天之后,宣委和泷拿着长长得节目单松了第一口气,基本上就是唱歌的多。
接下来就是道具,服装,音响……….尤其因为唱歌多,音响最重要。
课间的时间,泷跑到教师办公室找小唐老师,可是他人不在,倒是遇上了纪主任。
纪主任问:“有啥事?”
泷说:“元旦晚会,想找唐老师帮忙借音响设备。”
纪主任笑笑:“小唐老师没结婚,单身汉家没有这个,你想借,倒不如借我的好了。”
泷一听,对纪主任的鼎力支持大为感激,“谢谢您,真是太好了,那我这个周六下午去您那儿搬。”这下子他心里最大的石头终于落下来,整个活动也有了谱。

这些天上课的时候,昴照例斜过身子坐着,他那个角度正好可以把全班人都纳入视线。他看着泷的眼睛红红的,不用说一定晚上考虑事情熬夜过了头,即使这样,他上课的时候一如既往很认真,昴觉得他最受不了这种人,看着就觉得累。

到了周六上午最后一节课劳技,这是东一生最不在乎的一门课程,上课前,泷走到昴面前,
“涉谷昴,下节课别上了,跟我出去办点事情。”
昴看着他,心想这是怎么的,你叫我翘课就翘课啊,不过泷是正经八百的和他说话,很明显是有正事找他,他又转念一想,翘课总比上课有意思。
“快点,老师来了就来不及逃了” ,泷催他。
昴把抽屉锁好,两个人一起闪出教室。

走出校门的时候,泷掏出购物单,一边看一边说:“咱们上街买东西,先去文具店找彩纸。”
昴跟着他,觉得这个人怎么老喜欢使唤别人,随口问:“干吗找我啊?”
泷回头看着对他带着不满的昴,笑笑说:“这几天,班委就你没做事,我想叫你做别的不行,逃课上街应该没问题。”
昴听了歪嘴一笑,“挺了解我的,说的我象不良学生一样。”
泷回道:“你这不跟我出来了吗,唉,总得想办法让你做点事。”
昴听了说:“你叫谁跟你逃课谁都乐意。这么好的事情!”
“反正你上劳技就在下面看小说,又不影响你正常学习。”泷笑了笑,他坐在昴后面,又不近视,当然很清楚他的行动。
“那你还不照样在劳技课上睡觉。”昴也不留面子揭泷的底。
“你怎么知道我睡觉?”泷嘴上不服,虽然他知道昴那个坐姿。
“我可是天天观察你。”昴带着权威的口吻,一副严肃的样子。
“观察?!”泷觉得这个字眼有趣,“怎么听着像科学家观察细菌的感觉?!”
“没错,我是科学家,你就是细菌,这是你自己说的”昴借着他的话说。
“谁是细菌!”泷觉得昴说话不着边际让他觉得气,但是挺逗。
两人就这么拌着嘴走到了一家文具店,接下来就是他们的正事。
装饰教室的彩纸,纪念用的贺卡,糖果,瓜子,同学们要求的道具,还租了服装,找齐了所有购物单上的东西,他们大包小包的拎着往学校走,半路上看见有卖氢气球的,一大束粉的红的气球飘在空中又漂亮,又扎眼。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用这个装饰教室是最好不过了。
回到东一,第四节课刚好上完,全校同学走出教室的时候,都看见了一副画:两个少年,一人手里拽着一大束粉的红的气球并肩走在满地落叶的林荫道上,在整个冬天苍白沉寂的背景里,他们的神气显得“特招摇”。
下午班主任老师为了表示对班级活动的大力支持只上了一节课,就放他们准备活动。
老师一走,泷立马冲上讲台,号召全班集体行动。
打扫教室,装饰教室,元旦主题板报,纪老师家的音响,个人的道具分配……
全班同学热情高涨,年轻人积极性一旦被调动起来,就有活力四射的感觉。
泷带着几个男生从纪老师家搬音响的时候,又“招摇”了一把,原因是纪老师那套豪华落地的组合音响,年级十个班,没第二个班的硬件水准比得过三班。
差不多一切就绪了,泷来到教室前前后后得检查,满教室上空都是彩带,happy new year和新年快乐点缀在板和窗户上,当然还有满屋子的气球,整个一片喜气洋洋。
他瞅着教室上空的日光灯,觉得少了点什么,“咱们用彩纸把灯管包起来就是灯光了”
他自己说着,转身拉过一张桌子,爬上去踮起脚去卸灯管。
昴看见急急的跑过去扶着桌子,叫道:“你小心着点!”
泷拿着卸下的灯管,回头惊讶的看着昴着急的脸色。
昴看着他补了一句:“小心着点别踩坏我的桌子!”
“哦哦!”泷没注意脚下踩的是昴的桌子,挺不好意思:“等会儿我给你擦干净。”
随后,把没有用完的彩纸剪成条,三种颜色一组均的包在灯管上,再安上去。
教室前后8只日光灯全部被穿上彩色衣服,单调的白光马上转换成柔和丰富的色系,散发出来的温柔活泼让人觉得浪漫。“真不错。” “好棒!” 大家的脸上有发自内心的喜悦。
昴看着泷擦着自己的桌子,第一次夸了句:“聪明!”
泷抬头看他,得意的笑。

6点的时候,晚会开始,全班同学轮流登场,由于纪主任豪华音响的大力支持,从未出现卡音失音的情况干扰,气氛越来越高涨。轮到昴唱歌时候,大家都出奇的安静下来,因为住寝室的人都说,昴歌唱的很好,平时他在寝室里吼都觉得过瘾。
昴拿起麦克,唱了首《我思念的城市》……

我思念的城市已是黄昏
为何我总对你一往情深
曾经给我快乐 也给我创伤
曾经给我希望 也给我绝望
我在遥远的城市 陌生的人群
感觉着你遥远的忧伤
我的幻想
我在遥远的城市 陌生的人群
感觉着你遥远的忧伤
我的幻想

风路过的时候 没能吹走
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
多少次的雨水 从来没有
冲掉你那沉重的忧伤
你的忧伤 像我的绝望
那样漫长

风路过的时候 没能吹走
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
多少次的雨水 从来没有
冲掉你那沉重的忧伤
你的忧伤 像我的绝望
那样漫长

开始安静的旋律透着伤感,昴很投入,声音很亮但是带着沙哑轻轻打动着大家柔软的心,后半段的节奏激烈起来,昴拉足嗓子可是并不是歇斯底里的吼叫,只是那样彻底又舒缓的唱出一种忧伤和绝望,那种发自心底的情感让大家觉得难受又是在享受一样。一曲终了,“好”,掌声象雷一样,晚会的第一个高潮如此的热烈亢奋。泷看着出尽风头的昴,觉得他挺让人震撼。
中段的时候,小唐老师和纪主任出来凑热闹,被拉上台表演又掀起了一个高潮,大家劲头十足,几位同学居然主动在两个老师唱的时候去伴舞,教室里又笑又鼓掌。泷和昴看着这么热闹的气氛,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就站到了一起,正好后面几个女生唧唧喳喳,“小唐老师唱歌真帅,比上课时候可爱”,“我就喜欢纪主任那个味儿,迷人!”两人听见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相视喷笑!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节目一个一个的表演完,三班倒数一个节目是泷的歌。
他上台的时候,大家给了很大的掌声表达对班长的感谢和肯定。
一首《时光》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
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你像鲜花那样地绽放
让我心动
yisa~~~~~~~~~~~~·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也许就在这一瞬间
你的笑容依然如晚霞般
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
神采飞扬
yisa~~~~~~~~~~~~~~~~~~~~~~~~~~~~~~~~~~~~~yisa~~~~~~~~~~~~~~~~~~~~~~~~~~~~~~~~~~~~~
泷的声音低低的淡淡的,很平和但是带着喜悦,轻快清新的旋律,带来一种灿烂明亮,全班同学跟着他的节奏打着拍子,最后跟着他哼着长长的yisa~~~~~~这种悠柔舒畅让人留恋不已。当他唱完,也标志着晚会的结束,大家最后的掌声已经不是用热烈来形容,全班高吼着“高一三班万岁!”“新年快乐!”那种情感也许他们一辈子也无法忘怀!

到了晚上9点多,人去室空,剩下住读生打扫教室,泷也留下来组织。他呆呆看着包着彩纸的灯管,心想自己包的还自己拆吧。于是还是他搬张桌子,站上去卸灯管。
“你小心点,别发楞!”昴这个时候又靠过来。不过这次纯粹因为泷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好心提醒他注意脚下。
“哦!”泷回过神,“脑子里还想着之前的场景,”他两眼泛着倦意。
“挺热闹的,你也累了吧”。昴仰头问。
“还行,只要大家高兴就满足了”他说着转身跳下桌子,去卸下一个灯管。
昴看着他的背影,想到这些天他忙东忙西的,觉得这人还有点能耐。

(六)腌菜腊鱼换香肠
元旦之后,大家紧接着把心收回到学习上,高中生涯的第一次期末考试紧随其后。
过年之前成绩单陆续寄回学生家中,泷拿了年级第一,昴也挺好,中上等的成绩。
春节元宵节一过完,又回到学校开学。经过半年的相处,全班人渐渐熟络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交际圈,而这个学期开始,班长泷的日子渐渐变得不好过。班长和年级第一的光环罩在他头上的时候,也让他有了些许的神秘感,作为校级的公众人物难免被人评头论足,而他似乎真的很有秘密,让大家对他有着各种猜测和好奇。
“班长家里很有钱,看着就觉得像有钱人。”
“才不是,有钱还和我们一样打普通窗口的饭菜!”
“班长家不在市区,为什么他不住读?”
“班长现在的爸爸不是亲爸,他亲爸妈离婚了”
“真的假的?”
这样的小说小话一度成为大家课余的谈资,不但本班人说其他班的同学照样说。有的时候,泷代替老师站在讲台上“发号命令” (几乎都是不怎么让人觉得开心的事情)的时候,全班同学一致在想:“只要他一站讲台,事儿又来了!”
这个周六,下午第三节课照常是全校大扫除,泷一贯这个时候会被抽去负责全校的卫生区检查。 卫生检查完了之后,他回到教室,还未进教室的门,就听见班上几个同学在“聊”
他的事情。他们讨论他和老师是否狼狈为奸的对全班人苛刻,他是否私下趋炎附势讨好纪主任,因为他高二时候也许可以当全校的学生会主席。也不知道是谁拿腔拿调的学泷的口气:“同学们,再强调一下……”,几个人肆意的大笑起来:“看见咱们班长就烦!”
泷在外面听见的时候,正欲进门却不得不打住,他今天本来就很累,这些话着实大大的刺激着他的心脏。平时他不爱和别人说自己的事情,背后的闲话也知道得够多够烦。亲耳听到这种评价,他难受的想哭。也不知怎么,一股酸酸委屈涌上心头,自己转身想马上远离这股伤害,不过他一回头正好对上端着水壶的昴,他是从外面打水刚回来,两个人都钉在原地,谁也不知道说句话。看着眼圈红红的泷,昴知趣的眨巴眨巴眼睛,末了,他来了一句:“水壶没满,你再帮我装点儿……”
泷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你怎么说话的”
瞅着又哭又笑的泷,昴心里挺理解.
泷要掉未掉的泪水就这样嘎然而止,刚才的酸楚也算是散去了。

这天晚饭的时候,泷拿着包火腿,这是过年上学的时候他妈给他买的,买了一堆。他往食堂窗口里面看着那些个吃遍了的饭菜,没了胃口,回头自己买了面包和牛奶配火腿。他拿着吃的找个位子刚坐下来,看见昴也拿着吃的往这边找位子。
两个人坐到了对面,互相看着对方的食物,齐口问:“你就吃这个?!”
“哈哈”, 他们都笑了
泷说:“这儿的饭菜都吃腻了,我换西餐”
昴说:“我也是,光打点白米饭,配上我妈做的腊鱼和腌菜吃吃。”
说着,两个人就开动。
“你要不尝尝我们家的腌菜腊鱼,” 昴很主动的请泷吃菜,夹块鱼肉。
“恩,谢谢” 泷也不客气, 拿过来就咬,”恩,这个好吃”
“过年做的,我妈给我捎了很多,喜欢你就多吃点”
“恩,真不错,我妈就不会做这个,尽给我买现成的,你吃火腿吗?”
“吃,” 昴接过泷递过来的火腿,“这不错,腌菜腊鱼换火腿。”
“呵呵,咱们各得其所了” 泷笑笑。
吃饭的时候最容易拉近人的距离 ,平时不熟到饭桌上都熟了。打这顿开始,两个人因为对各自的饭菜有着共同交换意识,食堂里经常走到一块儿,也奇怪了,自此以后,他们两吃东西的时候对食物也不打腻了。半年下来两个人的交情也渐渐由食堂扩大到教室,校园,和外面的路边摊。

(七)昴家
六月过后,放了暑假。昴从东一回到西城他自己家里,整一年的紧张学习让他这会儿可以喘口气好好的放松一下,暑假里每天都跑出家门到外面找乐子,昴妈看着不满也没办法。
这天他照旧在他们家小公园附近溜达溜达,不想看见一个很熟悉的身影正东张西望的,昴立马挺高兴的跑过去:“泷泽秀明,我看着就知道是你!”
泷望着昴跑过来,一样的兴奋:“真巧,还真遇上你了!”
“你怎么上这儿来了”,昴问。
“理科竞赛的试点在西城,我前天过来的,昨天考了整整一天,今天早上本来可以跟老师回去的,不过我自己留下来瞎逛,反正知道车站就行!”泷答道。
“哦!那考的怎么样了?难吗?”昴认真的问他。
“挺难的,我觉得尽力就成。你又在这儿干吗?”
“我们家就在附近,我天天打这里过。要不我们一起玩,中午上我们家吃饭去。”昴说
“这行吗?” 泷被邀请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行!”昴一万个肯定的样子。
昴带着泷在西城逛了一上午,中午觉得饿的时候,把他领回家去。
昴妈做好了午饭,正等着儿子回来。心里嘀咕:不知道又野那里去了,不见他好好待在家里安心学习,天天出去溜达什么。
看见昴进门,正准备骂几句,不想他背后跟着个人。昴妈留心一看,想起来去年开学时候。
昴对着他妈介绍:“妈,这是我同学,泷泽秀明。”
“阿姨好,” 泷跟着打招呼,又乖巧又礼貌。
昴妈又想起来成绩单上排第一的那个名字,看着泷马上满心欢喜的答道:“哎哎,你好!”
昴看他妈的样子,心想他老早就觉得泷是那种大人们见了就想往兜里塞压岁钱的典型,果不其然。泷的到他们家,待遇还真不错。阿姨转身又加了两小菜,吃饭的时候只有昴妈,泷,昴三个人,昴妈把泷的碗里堆的象小山的时候,昴觉得自己象捡来的孩子。
昴妈对着泷问长问短的,泷都一五一十的答。
昴妈说:“看着你就觉得是懂事的孩子,长的又结实可人,我们家小昴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在学校也不大会照顾自己,瘦的我心烦!”
昴听了,“妈你吃饭怎么话这么多啊!”
泷心里可明白,话是夸自己,阿姨心里疼的还是自己儿子。
昴说:“要不,你做我们家孩子,省我妈罗嗦!”
泷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开心的不好意思又有点儿矛盾,不知道怎么接 ,“呵呵” 地傻笑
昴妈拍儿子头:“嫌我罗嗦!”
一顿饭,三个人,说说笑笑,象一家人那样和乐融融。
下午的时候,昴送泷去车站 。路上两人话不多,心里觉得很开心,还有一丝不舍的感觉。
本来理科竞赛前后,泷觉得很紧张也很疲劳,这一天下来,整个人都觉得轻松愉快。
昴也一样,今天特别的有种充实的感觉。
泷上车的时候,昴站在车外。
“再见,有空你再过来!” 昴对着他挥挥手。
“恩,好的。你回去吧,下次去我家。” 泷一样和他挥挥手。
简单的告别,车子启动的时候,兩個人得心裏滋生着小小得倖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同人文 | 21:14:25 | Trackback(0) | Comments(2)
コメント
与众不同的中国式BL,喜欢的
期待.....偷笑
2006-03-29 水 22:10:18 | URL | holewoman [編集]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2006-03-30 木 00:51:38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