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one night in beijing北京一夜


《One Night In Beijing》  原唱:陈升&刘佳慧 词曲:陈升 翻唱:信乐团

这首歌据说是陈升的酒后之作,起先欧对陈升是不了解的,由于信乐团的翻唱,欧一时兴起找来当年他的原唱.一曲下来果然说服小三,他的声音是中年男人的沧桑混着忧伤,顺着刘佳慧的京腔,整首歌里弥漫着醉人的旋律,那样的节奏立即让人的心安静下来.据说陈升是华语乐坛少有能称为“诗人”的,他的词不算华丽,却用轻描淡写的语言写出了像诗一样的流畅的词,那些平凡的语言触动着心灵的柔软的地方。欧不算是游子散客,没那么多离愁琐思,但是就这首歌整首听完,还真有点痴了的感觉,心也莫名的酸了起来.

到了信乐团这儿,《One Night In Beijing》被发展成为另一种境界。京剧的打击乐和重金属被掺和在一起,这是不是所谓的复古摇滚的表现。整个曲子变得极有张力和爆发力,听时神经为之一振.主唱信在这首歌里如鱼得水,来去自如的真假音包办了陈升与刘佳慧的合唱,让人叹为观止。不同元素的处理,得到不同的风格和感受,这样中西合壁的one night in beijing同样让人惊喜不已,可以说,信乐团的再创造,给与这首歌二次生命。

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似乎在这两首歌的变换中有很好的体现,欧记得月亮的皎洁是因为借用了太阳的反射之光,借用和创造之间的哲学很奇妙哦!




北京一夜 (one night in beijing)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么
带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女:人说百花地深处 住着老情人 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祥的老人 依旧等待着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別喝太多酒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把酒对月高歌的男儿 是北方的狼族

女:人说北方的狼族 会在寒风起 站在城门外
穿着腐蚀的铁衣 呼唤城门外 眼中含着泪

男:呜......我已等待了几千年 为何城门还不开

女:呜......我已等待了几千年 为何良人不回來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地安门

女:人说地安门里面 有位老妇人 犹在痴痴等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待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別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 沒有人不动真情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么
带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留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樂海拾貝 | 22:27:05 | Trackback(0) | Comments(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